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医界

如何正确看待中医将粪便入药?

2019-2-20 12:04| 发布者: LuluWang| 查看: 175| 评论: 0

《女医明妃传》剧中主人公谈允贤用鸡粪、麻雀粪入药治疗疾病,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多数人觉得以粪便为药,实属愚昧无知,与现代科学相去甚远,足见中医不科学。也有少数人感叹岐黄之术的神奇,就地取材,化腐朽为神奇,可惜人单力薄,基本被淹没到众人的拍砖和唾沫声之中。

事情果真如此吗?粪便入药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愚昧无知?还是有科学道理?我们来一探究竟。

鸡粪,中医称为“鸡矢白”,即家鸡粪便上的白色部分,出自《神农本草经》,性味苦、咸、凉,有利水、泄热、祛风、解毒等作用。药方最早见于《黄帝内经》,书中有用鸡矢醴治疗鼓胀的记载。《本草纲目》记载鸡矢白具有“下气,通利大小便,治心腹鼓胀,消癥瘕”的作用。《中药大辞典》中鸡矢白有“利水泄热,祛风解毒”的功效。现代医学通过动物实验也证明鸡矢白有明显的利尿作用。近现代也有以鸡矢白治疗流行性出血热,膀胱结石,破伤风等病的病例观察文献报道。

古人粪便入药也很有讲究,不是随意用之,如麻雀粪便,中医称为“白丁香”,性辛、苦、温,具有化积、消翳等功效。可治疗疝瘕、癥癖、目翳、胬肉、龋齿等多种疾病。其入药需要经过特定的炮制过程,关于白丁香的加工方法,《雷公炮炙论》记载:“凡采之,先去两畔有附子生者,勿用,然后于钵中研如粉,煎甘草汤浸一宿,去上清甘草水尽,焙干任用。”在《滇南本草》中记载:“麻雀粪即白丁香,要直立地上者,白色,方可用。可见,并不是所有的麻雀粪便都可以直接入药。”

此外,以动物的粪便为药,帮助医生妙手回春的常见中药有很多。如五灵脂、夜明砂、望月砂、蚕砂、龙涎香、鹰条白、鸽矢白等。目前临床常用的妇科名方失笑散出自清代张锡纯的《医学衷中参西录》,就是以复齿鼯鼠的粪便五灵脂入药,五灵脂苦咸甘温,入肝经血分,功擅通利血脉,与蒲黄配合,具有活血祛瘀、散结止痛之功效。

临床常用于治疗痛经、冠心病、高脂血症、宫外孕、慢性胃炎等属瘀血停滞者。现代研究证实,五灵脂能降低实验性动脉粥样硬化大鼠ICAM-1表达,减轻血管内皮病变程度,对改善急性血瘀SD大鼠全血黏度、血沉有明显效果,且可以延长凝血酶时间、凝血酶原时间和部分活化凝血活酶时间等,说明此药具有明显的活血化瘀,保护血管效应。

除了粪便可以入药之外,尿液也是中医临床治疗疾病的药物。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了多种和人尿有关的中药,如人中白、溺白沂、秋石等。其用途从肺痿到痔疮不一而足。孙思邈的《千金翼方》中说“人尿主卒血攻心,又主症积满腹”“乌牛尿主消渴黄疸水肿脚气小便不通”。

目前医学界认为,最早利用尿液制药的先驱者是德国化学家布特南特。其实,世界上最早利用尿液入药的历史应该追溯到北宋时期的沈括,是他最早从人尿中萃取提炼中药,取名“秋石”,据说服之可以“长生不老”,并应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说秋石的作用相当于现代的性激素,并且将中药“秋石”列为中国古代科技的二十六项发明之一。而欧洲,直到上世纪二十年代才发现尿液中有性激素。

现代医学也越来越重视二便的治疗作用,西医临床常用的溶栓药物尿激酶就是从健康人尿中分离出来的一种酶蛋白。对新形成的血栓起效快、效果好,还能预防血栓形成,有重要的医疗价值。尿促性素是从绝经妇女尿中提取的促性腺激素,主要含卵泡刺激素和黄体生成素,用于促性腺激素分泌不足所致的原发性或继发性闭经、无排卵性稀发月经所致的不孕症等。

除了人尿外,动物的尿液也并非都是废物,结合雌激素就是从孕马尿中提取的一种天然混合雌激素。结合雌激素类药物主要用于激素替代疗法,用于缓解雌激素不足的临床症状,治疗和预防女性生理或人工绝经后出现的更年期综合征,并预防骨质疏松症和冠心病。

说起粪便为药,1958年美国医生用粪水挽救感染垂死的患者,这是英文文献记载最早的案例,2002年起,欧美地区多次发生艰难梭菌感染的暴发与流行,由此导致的发病率和病死率迅速增高。仅在美国,艰难梭菌感染每年可导致1.4万人死亡,很多医疗单位都纷纷跟进,开始尝试在很多疾病中使用粪菌移植。经典的粪菌移植方法是通过口鼻或肛门插管,将新鲜粪便送达肠道这样新鲜大便中的肠道细菌就可以在被移植者体内重建肠道菌群,缓解肠道感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