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医界

纯中医治疗率99.33%,纯中医病房会成中医新标杆吗?

2020-9-11 14:39| 发布者: Austin| 查看: 1135| 评论: 0|原作者: 张英栋、白芷|来自: 医馆界

纯中医病房是指治疗疾病期间中医师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治疗手段,强调尽可能单用中医方法,而不是把中医方法当作附属、补充甚或点缀,几乎百分之百“不输液、不打针”,这就是纯中医与其他病房的区别。

纯中医病房可以治疗很多疾病,代谢类疾病是我们主打的

纯中医病房可以治疗很多疾病,这里主要讲三类,1.代谢类疾病(这是我们主打的);2.妇儿疾病(妇科和儿童);3.免疫类疾病(银屑病等)。而且纯中医的治疗率是99.33%。

纯中医治疗一个病到底有多快?分享三个个病例。

丨病例一(纯中医病房,7天停用胰岛素)

1914c(2019年12月12日23时记)

张某某,男,60岁,山西孝义人,糖尿病史10余年。入院时体重90kg,身高 183cm,BMI26.8,糖化8.5,空腹血糖8.7。

每日注射胰岛素26u:门冬30胰岛素晨12u、晚14u ,午餐口服二甲双胍1片。既往2015年发现高血压,最高160/90mmHg,服硝苯地平缓释片降压每日1片。17年脑梗,后遗右手麻木。

2019年12月2日入住纯中医病房治疗,以广汗**茯苓方为主±将息法服用,一日4次以上,结合纯中医外治,广汗若谷饮食、“热而无汗“运动、随日睡眠法等。

2019年12月5日停二甲双胍。2019年12月7日开始胰岛素减量为日18u,早8u、晚10u。血糖平稳。

2019年12月8日晚停胰岛素治疗。餐前血糖维持在6-8mmol/l,餐后维持在10mmol/l以下。

2019年12月10日(入院第10天):空腹:6.1mmol/L,早餐后:9.7mmol/L,午餐前:6.3mmol/L,午餐后:9.9mmol/L,晚餐前:7.9mmol/L,晚餐后:10mmol/L。

2019年12月11日(入院第11天)空腹:6.2mmol/L,早餐后:9.6mmol/L,午餐前:6.8mmol/L,午餐后:9.2mmol/L,晚餐前:7.0mmol/L,晚餐后:9.5mmol/L。

2019年12月12日(入院第12天)体重86.5kg,BMI25.8,空腹血糖:6.1mmol/L,早餐后:8.0mmol/L,午餐前:6.1mmol/L,午餐后:9.2mmol/L,晚餐前:6.5mmol/L,晚餐后:9.6mmol/L。

不仅糖尿病停药可控、体重减轻;而且2019年12月9日开始停用降压西药,血压平稳(维持在130/85mmHg左右);

并且脑梗后遗右手麻木减轻、视物模糊好转,患者自诉“眼睛亮了”。“治一病多恙并除“,不是说说而已!此例2型糖尿病患者近期疗效很好,远期疗效可期。

所以我说未来的纯中医病房方案,不仅包括患者用方用药,而且包括患者的管理模式,以及患者的教育模式,它都有动态变化的,而且成熟的治疗方案是可以输出的。

这个患者60岁,糖尿病病史十几年,入院时体重90公斤,身高183公分,然后我们就直接看他用了多长时间把胰岛素停掉+。

他等于既有糖尿病,还有高血压,还有脑梗。然后我们看一下,经过12月2日开始治疗,12月5日停掉二甲双胍,用了4天的时间,中午把二甲双胍停掉,然后到12月8日停胰岛素,结果血糖维持得非常正常。

不仅糖尿病停药,情况非常平稳,而且就是说降压西药也停了,血压也非常好。

丨病例二(纯中医病房,4天停用服用13年的2种降压药……)

1905c

郭某,男55岁,山西孝义人,患高血压病13年,服“络活喜”、“复代文”联合降压13年,血压135/89mmHg左右。西医专家曾尝试停降压药失败。

患者身高170cm 体重:80KG BMI:26.6。刻下精神可,食欲可,怕热,大便黏 ,易出汗,舌苔白腻,有齿痕。

2019年12月2日开始广汗法纯中医病房治疗,以纯中医坎坤坎基础方案口服,一日2剂,结合纯中医外治,广汗若谷饮食法及“热而无汗“运动、随日睡眠法等。

2019年12月5日,患者晨起精神可,饮食可,睡眠可,大便偏稀,顺畅,不黏。体重:77.5kg,血压123/76mmHg。停“络活喜”,监测血压4次/日,血压均在正常范围内,无明显波动。

2019年12月6日,患者诸症均可, 体重78kg,血压125/77mmHg,停用两种西药,随访至今,每日监测血压4次/日,血压平稳,均在正常范围内。

13年的降压西药2种,4天的纯中医病房治疗,全部停掉,看来停用西药不是梦,“停用药物,血压正常”也不是梦。

丨病例三(纯中医病房,未经西药治疗,治疗效果更快……)

1915a(2019年12月13日15时记)

李某某,女,40岁,山西平遥人,高血压史2年。入院前学生已在门诊治疗10余日,体重:86kg,身高:162cm,BMI:32.76,血压134/95mmHg。刻下口干,左膝怕凉,头面部及背部汗多,入睡困难,轻浅易醒,偶有胸部憋闷。

2019年12月2日入住广汗法纯中医病房治疗,以广汗~~茯苓方及温胆汤±将息服用,一日4次,结合纯中医综合疗法,广汗若谷饮食法等。

2019年12月4日血压130/91mmHg。

2019年12月5日血压130/90mmHg。

2019年12月7日血压121/87mmHg。

2019年12月10日血压112/76mmHg。体重:82.9kg,体重降低6斤,BMI31.5。

2019年12月10日(入院第8天)食欲可控,左膝怕凉明显好转,汗出可控,睡眠明显好转,无胸部憋闷发生。血压稳定,患者满意出院。

对于未服用西药治疗的患者,广汗法纯中医治疗能更快地拨乱反正,帮助患者身体恢复平衡!8天减6斤,血压迅速平稳在112/76mmHg左右。

刚毕业,我就想将来一定要建纯中医病房

中医治不治病?很多人说中医治病,治未病,虽然治未病比治已病的层次要高。但是如果你是因为不会治病,所以要治未病,那这个是瞎掰,是胡说八道。

那么中医怎么治病?我认为是中医治人,然后人治病。中医把人治好,人自己去治病,而胰岛素针对的是血糖,中医治疗是针对人,把血糖控制下来。

因为在我96年刚毕业的时候受过刺激,当时我有一个白血病的患者在我们医院住院,然后他出汗特别多,全身出汗,出汗出到身体软瘫站不起来。

然后我又是刚毕业的一个中医大夫,当时我还没有签字权,然后给他开了一个中药,吃了两次以后患者就不出汗了。就能站起来,然后疗效非常好,实际上当时我也特别兴奋。

结果最后患者却没来找我了,不久之后也去世了,家属找我的时候,我就问起来,为什么你当初疗效那么好,你不接着看?

患者家属说当时西医的大夫说换方案了,所以你的效果变好了,他们已经什么方案都用了,实在没办法,然后才让一个刚毕业的中医学生,然后吃了中药出现好转以后,他们就说他们换了方案,既然要换方案,为什么不早点换?

所以后来我就想,实际上就是中医和西医现在在不对等的时候不要合作不了,根本合作不了,因为当你治疗效果好的时候,就是人家换了方案,你要治疗效果不好的时候,就是中医搅和的。

所以中医等于是属于出力不讨好的,从那时候我就想着要建立中医病房,一定要用纯中医治疗为主,因为我们纯中医治疗率已经99.33%了。

病房模式古已有,并非捏造

有的人觉得我说的病房模式是自己捏造出来的,其实并不然,病房模式古已有之,而且还是最先进的。

伤寒论里面就讲过半日许令三付,等于说6个小时要吃三次药,如果要是吃一剂,且效果不是很好的话,需要周时观之,随时加药,如果病重的话,病重的话叫一日一夜,随时观察,可以随时用药。

这里分享一个病例(39.8℃,纯中医病房“周时观之”23小时)

这个孩子就是我们23小时出院的孩子。

2019年3月18日11时,因“高热、伴双下肢疼痛无力2天”由急诊入住广汗法(纯中医)病房,入院测体温39.8℃,患儿精神差,咳嗽、呼吸急促,心率很快,双下肢疼痛无力,不欲饮食。

3月18日12时30分体温:38.8℃;14时12分体温还是38.8℃;18时30分体温仍然38.8℃;23时15分体温终于下降,37.8℃;

3月19日凌晨4时10分体温降至37.1℃,患儿夜间安静入眠,晨起精神佳,体温平 稳,下肢酸痛消失……

2019年3月19日10时,患儿及家长带着笑容办理出院。出院后的回访效果也特别好。

我们来分析一下,在这9个小时里用了10次药。等于说刚开始是一个小时一次,到后面是半个小时一次,然后9个小时用了10次药,中间换了5次方。这个情况的话门诊不能做到且不能保证安全性。

而且现在做门诊的人,一定要注意,病人来了一定要完善相关检查,特别是经营医馆的,因为医馆比医院抗风险能力更差,所以一定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

病房用量遵医训,纯中医病房的三个优势

《神农本草经》里面讲若用毒药疗病,先起如黍粟,病去即止。如果病不去或者没有动怎么办?不去倍之,然后再不去就袭击。意思就是说翻倍不行,翻10倍,翻10倍还不行,那就是前提方向不对,然后如果方向不对还持续20倍的量,那就是祸害人。

纯中医病房主要有三个用药优势

1. 向量随时调,就像开车盘山道

2.监测及时做,风险明了不裸跑

3.课程按时讲,集中沟通不可

打个比方治病就像开车盘山道,就像在盘山道上开车一样,随时朝方向,对吧?

所以9个小时用10次药随时在变方向,用了5个方向,前后5个方面不是一块儿的事。

而这5个方子排放顺序其实方向随时调,这就是选方,然后用量随时调,就是你在盘山道上开车,你也想开的快一点,你也想及早的到达目的地,你就加油。但是说一家油门可能就到了拐弯的地方了,你再不踩刹车就会撞上去。

纯中医病房等于说向量随时调,就像开车监测及时做,集中沟通不可少。

丨口述者简介

张英栋,山西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广汗法研究室主任,广汗法创始人,数字化纯中医病房专家委员会主委,广汗法(纯中医)病房主任,硕士生导师。健康诊治体系的研究者和实践者,擅长治疗疑难疾病,尤其是儿科生长发育类疾病等。近年有专业文章300余篇发表,有《儿童银屑病纯中医病房实录》、《张英栋谈银屑病根治》等多部学术专著问世,获国家专利1项,测汗仪、微汗机器人等项目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